52天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52天小说 > 侠之大者,朝九晚五 > 第349章 逐渐混乱 4K

第349章 逐渐混乱 4K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姬怜儿的归来,在封州府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,虽然姬怜儿并不是封州府的捕快,但留守的捕快们都知道,姬怜儿是总捕头荀武的好友,是封州衙门最值得信赖的“探子”,而且最擅长忽然出现、忽然消失,堪称神出鬼没,对于她的忽然回来,也没有多少捕快特别惊讶。
  当然,衙门中现在除了那些留下来看守的捕快,还有一些从亢州跟来的捕快,和一些现在跟着荀武忙活,算是加入了封州衙门的对极门弟子,这些人就没见过姬怜儿了,忽然看到一个女子跟荀武有说有笑,还是挺惊讶的。
  姬怜儿对他们也很是好奇,尤其是在听说“对极门”的大名后,更是震惊——那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疯子门派啊!荀武竟然连这种门派的弟子都骗过来干活了?可了不得,得好好溜溜。
  对于荀武在玄机楼内的经历,姬怜儿也很好奇,也很想从他们这些围观群众的嘴里听听,看看他们是怎么说荀武表现的。
  毕竟,行走江湖,除了能力,还要会吹,荀武虽然官品不高,但确实算是盛晋最顶级的一批捕快了,自然也没有必要乱吹了,姬怜儿可还不行,还远远不到顶级怪盗的名望,自然也得稍微研究一下。
  其次是,京城中也没有什么事儿可以做,就算荀武跟姬怜儿说了段别来的事情,姬怜儿本身也不感兴趣——她和荀武毕竟目标有些微的出入,荀武比较好奇的是那个幕后黑手到底要整个什么活儿,姬怜儿更在乎的是,解决一件事有没有意思。
  目前来说,她家那几个兄长对她的压力,远远高过那个神秘蒙面人。
  除非荀武专门让她帮忙,不然她应该会一直在客栈或者衙门里修炼《正气长歌》。
  她已经听荀武说过这门功法的神奇之处了,很想看看这门武功在自己身上,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、效果。
  荀武方面,也确实没有事情需要她帮忙,在那个蒙面人再次动手前,他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踪迹的,除非荀武全城搜捕,但在包怀英不在的情况下,他是没有权力地毯式搜捕京城的——何况也没那么多人手。
  他现在也同样有东西要修炼。
  《分合刀法》上卷的第三式,【势如破竹】已经在荀武修炼的日程上了。
  不得不承认,分合刀法这门功夫,真的是相当强。
  第一招能增幅荀武所有气势类的招式,第二招则增加了荀武的应对策略。
  前者可以用来高速蓄势,后者则有多功能用途,不仅可以在战斗中压制对手,更是可以通过声音震动来确认姬怜儿这种隐匿高手的位置。
  【势如破竹】作为分合刀法五式中的一招,其破坏力远在注重视觉效果、制造声音、额外特效的【先礼后兵】【鼓角齐鸣】之上!
  因为,这是一招纯粹的,不掺杂任何复杂功能,没有先礼后兵那种学会之后以势成形的能力,也没有鼓角齐鸣凭空制造鼓声的能力,它就是一招看起来非常平凡,看起来非常简单,甚至比《和平刀法》的一刀还要朴实无华。
  甚至于,如果只说最后的结果,这【势如破竹】就仅仅只是一招“大力劈砍”。
  但它的效果和学习难度...均在荀武所学的其他任何【势】类武学之上!
  因为它的学习条件,就是必须要掌握先礼后兵与鼓角齐鸣,而它的使用条件,则必须要足够庞大的气势、内气。
  只有【势】达标了,才配学!只有内气的量足够多,才能用得起!
  荀武如今也快到一流水准了,和平一刀的破坏力虽然依旧靠谱,但也渐渐似乎跟不上荀武遇到的敌人强度了,但在【势如破竹】之下,荀武就不用太关注这个问题了。
  【势如破竹】,就是一招足够强力、破坏力足够高的斩击。
  比起同样记录在《分合刀法》中的其他几招,势如破竹没有附带任何的特殊效果,然后就没了。
  但荀武不得不承认,比起一大堆花里胡哨的东西,一招强力斩击,未必就弱了。
  甚至在很多情况下,花里胡哨浪费许多时间,还真不一定有劈头一刀靠谱。
  《分合刀法》是一门实在的功夫,它自然也相当注重实用性,先礼后兵和鼓角齐鸣已经可以把气势拉的够高了,剩下的,就是砍人。
  砍人!
  这一招除了对气势、内气量有极高的要求外,没有其他要求了,所以对荀武来说,也还挺好学的,不过,必要的练习也不能少。
  比较好的地方在于,荀武目前时间还非常充足,给他的时间还有很多,甚至足够荀武在会试前,练会其他的招数。
  先把这招练好了,争取在姬怜儿的亲友来之前,先熟练掌握好。
  荀武并不知道姬宝宝一行人是什么时候出来的,也不知道他们的前进路程,如果是正常行进的话,姬怜儿既然都到了,那他们应该也快到了。
  不过,荀武不知道的是,姬宝宝仨人听说荀武要参加武举,也想要凑个热闹,看看天下豪杰中的高手有多厉害,所以专门停留了好一阵子,即便是乡试结束之后,三人也并没有着急着离开,反而是呆在住处。
  擂台战对他们来说,也很新鲜,很有意思。
  一般来说,他们之间彼此比试,都是在家族的机关阵地中彼此苟着,先办法隐藏自己、发现对手、暗算对手,追踪一些异族势力人的时候,也从来不会选择跟人正面一对一的战斗,基本是能用枪解决就用枪解决,不能就上暗器,再不能就叫人、通知边军。
  总之能仗势欺人,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上。
  虽然刀法也都不错,可在擂台上战斗比拼,确实让他们很不适,在一起讨论,颇有种“病友交流经验”的感觉。
  为了防止在遇到高手时太丢人,他们这些日子一直在租借场地,练习正面作战,但这么多年的习惯,也没法轻易改变,实在是相当别扭。
  不过他们毕竟也不是真想当武状元,没必要改变自己的风格,只要不是特别难受就行,因此稍微适应了之后,就动身了。
  比起他们,反而是另一伙人,走的更早。
  这是一个车队,似乎是一家商人,雇了几个车夫,但车上并没有装太多货物,正在官道上慢慢地行进。
  虽说是官道,但这个时代的路,哪怕再平,也是会颠簸的,因此在车厢之内,几个人时不时就会震上两下,弄得其中一人颇为烦躁。
  “唔....好烦啊!”一个女声响了起来。
  她看年龄似乎只有十五六岁,头发稍微有些卷曲,比姬怜儿还要小一些,但完全没有姬怜儿那种迷你可爱的感觉,反而因为愤怒的表情,更加华贵的衣着,显得格外凶恶。
  她,正是炔州壕侠卢富贵之女,卢玫瑰。
  “忍忍吧...”卢富贵长子,卢英雄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