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天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52天小说 > 本为魔 > 第四七七章 归处

第四七七章 归处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“我是、、”不对,自己好像确实偶尔能想起来一些九州的事,但是记不住。不过,那时候自己好像确实比现在强多了。“要去哪?”
  “闲隐神殿。”
  、、、
  阿罗殿,时来沉寂的太炎再次肆虐,惟空自门外迎之,在空中果然本尊到了。
  子野收起破浪舟,雀跃的跑了过来,劈头就问道:“我身上的往生轮回诀能加固一下吗?”她果然还是不喜欢和惟空待在一起。
  惟空:“、、本生善念不断,又何须外物固化。”
  子野:“我愿意,让你加固就加固一下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似是知道自己说话过了,停顿道:“赶紧的,我还要出去玩呢。”
  “唉。”惟空带头走向了另一间侧院,兀自拿了一团漆黑的茶叶泡上,慢慢说道:“师侄回归童真之性可喜可贺,但心思还是应沉静些,小时候太俏皮了,最好还是改改。就如这往生轮回诀,管的了善恶之心,管不了火爆脾气,该生事还是会生事。”
  “我不怕生事。”接过惟空的茶,抿了一口暗暗吐了回去,太苦。
  “既如此,又何必加固往生轮回诀。阴阳相济,善恶相生,善念太过亦非好事,你应该再清楚不过。”惟空见子野将茶放下不动,自知不喜,却还是说道:“此茶养身安神,要不要带些?”
  “不带!”子野爽快拒绝,养身安神的东西多了,何必喝这苦东西。“善恶相生,我怕恶念太过,善念不足以相生。”
  惟空:“为何?”
  子野只手太炎大作,竟是已经和太一所用差别无二。
  惟空:“太炎能够引动心念?”
  子野:“暗属性的东西吗,都能吧。”
  惟空默然,“也罢,以你之力,应在无人能伤,手下可用之人众多,也不必非要自己出手。既是你愿,来吧。”
  、、、
  光神殿,最后面茂密树林内简陋的搭了几间木屋,便是玄弥的住处,也是他研究九州之血的地方,莫名的让子野想起了老毒头在毒人谷的木屋。
  房屋内随意摆放着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,林子里到处乱窜着一些从未见过不知名的生物,子野目瞪口呆的四处观望,问道:“这些就是你借助盘古之血从鸿蒙衍化的东西?”确定不是纯粹觉得好玩,才衍化这无限可能性的吗?
  玄弥不悦的瞪了一眼子野,来回等着太一不放,尤其是在太一乱翻他东西的时候,脸色更是深沉。“不错,有危害的已经被我处理了,这些是寻常的。”
  子野:“那不寻常的呢?”
  玄弥更为不悦了,“不是说被我处理了吗?”
  “你是说有危害的处理了,那没危害的呢?”子野笑笑盯着玄弥,他应该也有自己的空间吧。借助神血总能衍化出一些神物,比如屋子里有些构造有趣的事物,也必然会有功能有趣的吧。
  玄弥默然不语,定睛和子野对视,忽然一声惊叫,林子里七八只异形兽随一团黑焰同时消失。玄弥大怒,一巴掌将太一拍飞了出去。
  不一会儿太一就飞了回来,责备的问道:“你干什么?不过几只野兽,你用得着那么生气吗。我看他们奇异一些,不过是想试试有何不同,谁知道这么不禁折腾,连低级妖兽都不如。”
  玄弥青筋暴怒,大吼道:“滚!”九州,也是这般的树林,也是这般杂乱的木屋,一名清纯的女子和子野有几分相像,也是一直缠着玄弥问这问那要这要那;一名一直穿黑衣的男子正是太一九州的样子,也是这般是不是杀几只野兽,烧几件玩物。玄弥应声大叹,自己怎得就将这两人给招来了,唉,一失足千古恨。
  子野懦懦的拉着太一赶紧离开了树林,临走还不忘大喊道:“我会回来兑现承诺的!”从太一手里拿出阴阳花,在树林的外面一处精雕细琢的小院,兀自闯了进去,甩开侍从不理,大喊道:“阴阳,姑奶奶来救你了,出来!”
  阴阳无语的从里间走了出来,些许时日不见,丫头竟然这般嚣张跋扈。“不必了,阴阳花也算奇物,原本主人已经被你灭口,就给有用之人当作欠礼吧。”
  子野大瞪着双眼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,才最终确定,阴阳已经被玄弥治好了,可是为什么不回去呢?“你是说给吼族,我欠他们什么吗?”
  阴阳轻笑,直接夺过阴阳花说道:“你说呢?我替你拿过去吧,玄弥精研神血,你俩不要惹事。老主人未死我心甚喜,这就回去看他,不陪你了。”关爱的摸了摸子野的头顶,“丫头,好好玩吧,以后不会有人在敢找你麻烦了。”
  子野认真的点了点头,以后在有人敢找麻烦就是自己找死,不过自己确实没欠吼族什么啊,难道是情无殇?“太一,玄弥还在气头上,我们去外面镇上玩吧。”不管了。
  “好。”
  光神殿之外是一处名为清平岗的小镇,此间连同四周人并不多,也不算太少,还算繁华,该有的都有。
  子野终于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从玄天宗一出来那时的状态,一路拉着太一吃吃吃买买买,还将旺仔也放了出来,好不开心。虽然黑包子一直被太一抓在手里就是了,哼!
  但世间就是那么小,两人买了一大包的零食走街串巷,便是在街尾看见了楚因寻和元祐旭。子野爽快的递过去了两串糖葫芦,问道: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仿佛已经忘了当日在药神殿的所作所为,仿佛并不知道那两人对自己恨之入骨。
  两人自是不敢接,楚因寻狠狠按住将要冲出去的元祐旭,恨恨说道:“我祖上是从这里迁出去的,现在不过是回来生活,你们为何会在这里?”不是说放我们走的吗?
  子野眼眸微闪,意识到是自己欢脱过头了,“我们在光神殿。”转眼看向元祐旭,“他中毒了?药神殿大弟子都解不了的毒?”厉害啊。
  楚因寻浓浓忧伤爬满脸颊,哪里还有刚才的气势,“、、他是丹药反噬,毒已入骨、、”
  元祐旭赶忙制止道:“因寻!”恨恨的望向子野,问道:“你在光神殿做什么?”光神殿突然态度大变,拒不加入诸神殿联盟,难不成早就和盘古神殿有所来往?
  子野见两人不要,收回糖葫芦自己吃了起来,“玄弥在那。有些事你们并不知道,也没必要知道。不过我有一物,或许可以救他。”
  楚因寻激动异常,急切的问道:“真的?”真的愿意救吗?
  子野用糖葫芦的尖头刺破手指,运力凝聚了一滴黑色血液,说道:“此物名为葬哀。内界有无极、葬哀同根相生,无极可成神体,不过是对于内界之人的说法,葬哀剧毒,我不知毒性为何,但却知道葬哀可以化解其他毒性,我如今所遇之毒,还没有葬哀不能给克制的。你可以试试以毒攻毒,却也会中另一种毒,愿意试试吗?”
  大喜所以大失,楚因寻失落到呆滞,元祐旭关切的抱住,才冷冷的望了子野一眼,道:“你想用我试毒?”
  子野不置可否,“对。”
  元祐旭:“以你推测,毒性若何?”
  子野:“相生相对,无极可铸神体,葬哀便返归虚无。”
  元祐旭:“毒在你体内,你却无事。”
  子野:“无极也在我体内。”
  “、、、”元祐旭微微看向楚因寻,手里是刚刚买来的一包药,毫无意义的一包药。“因寻,我已时日无多、、”
  楚因寻默默不语,潸然泪下,痛苦总是来的太快,在自己以为已经做好准备的时候,却又来的更快。
  元祐旭看向子野手上的血滴,漆黑如墨却感知不到任何气息,“不管结果如何,请善待我妻子。”接过葬哀吞下,眼眸间已然视死如归。但世事总有意外,他并没有死,而且随着葬哀的扩散,元祐旭体内的毒须臾间消失不见,被葬哀吞噬,或者连同葬哀一起融在他的血肉之内。总归他没有死,而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葬哀应该是慢性毒药,自己可以多活些时日。
  子野细细感知着元祐旭体内的变化,秀眉越皱越浓,轻喝道:“太一,回去了。”
  太一摇了摇脑袋,似乎也不喜欢这个结果,“因祸得福,福中生祸,你还是在这里和这些寻常人悠闲一生吧,免得出去惹了谁,日后招架不住。”大步跟上,不禁暗叹造化之奇,竟然能衍化出这般事物。
  楚因寻大喜,猛然抱住元祐旭又是一阵梨花带雨。
  (全书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